大魔王

卡卡西本命,狡宜本命,香克斯本命,利威尔本命,金时本命!!!

环境真的很不错

品牌控:

霸王餐机会!快来报名!

慢食堂:

【探店vol1 | 杭州最ins风网红店,向你发出霸王餐邀请】

眼看着2017年就要过去了,是不是发现还有100家网红店没去呢?

这次LOFTER为杭州的小仙女们带来福利啦,杭州超高颜值网红店霸王餐免费吃!踩着2017年的尾巴,快约上闺蜜,享受一次当网红的乐趣吧~

【关于Oneday__.】

这家店名叫“Oneday__.”坐标杭州。三层楼的纯白色小房子,ins风的北欧风调调,巨大的落地玻璃,第一眼看到就会被它的颜值俘获。这里主打Brunch、咖啡和甜品,在冬日有阳光的日子里,坐在这里拍照,聊天,喝咖啡,一定很惬意。PS(来这家店,记得手机充满电!)


【新年福利】

「双人brunch套餐+甜品+饮品」 X 5份


【福利申请方式】

给本篇文章 点赞 转载 或 推荐 本文即报名成功 

12月29日随机抽取  5位 小仙女获得免费试吃名额


【申请TIPS】

#探店#标签,分享你去过的网红店,可以增加你的中奖概率哦~


【报名时间】12月25日—12月29日

【福利使用时间】12月30日-1月15日


【中奖名单公布】

12月29日,在本篇文章下公布获奖名单,请中奖者留意私信

中奖的小伙伴记得打上#探店# #One day标签,晒出你美美哒照片,分享你的探店感受哦~


【Oneday__地址】 

杭州市艮山西路102号杭州创意设计中心1幢A135

爱奇艺真的是太会搞事情了,其他的剧都是男女主角,告诉我为什么河神是两个男主角

如何不被系统警告

我就写了点r15的内容,还没点公开发布只是自己可见,然后就被lofter警告了,想请教写文的太太如何才能不被警告啊,或是放在哪最安全的,我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吗?

七年之痒

05. 

 

        远远的便看见一个男人背对着自己弯着腰播撒着种子,走上前去打招呼道:“你好,我是来帮忙的。”听到身后传来询问声,时臣赶紧直起身转过身子笑着道:“你好,真是太好了,真是帮了大忙还担心今天弄不玩呢。”看着面前笑脸盈盈的人,吉尔伽美什一下子愣住了,没想到这么快又见到了这个男人。因为是在休息日,所以穿的都是休闲服,时臣上身穿着领口较浅的白色圆领T恤,下身洗白的牛仔裤加上一双简单的帆布鞋更显得稚嫩好像大学生一样。

      看着吉尔伽美什在愣神,远坂时臣也不好说些什么,只是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处在自己面前的人。自己好像不认识这人吧,时臣在脑中回想了一下,吉尔伽美什今天穿的也是休闲装,白色的V领T恤略紧身的裤子再加上放下的刘海,让他一下子变得年轻起来不再那么成熟,以至于时臣没有认出来。看着他依旧没有想起的模样,吉尔伽美什出声提醒道:“我是吉尔伽美什,半个月前我们公司合作见过一次面的。时臣。”

      时臣眯着眼睛打量了他一下,与之前的人进行了对比发现他没穿正装和正装还真是不一样。“你好,吉尔伽美什先生。”时臣友好的问候道,然后转过身继续播着菜种子。对着时臣冷淡的招呼,吉尔伽美什有些不满,从小到大每个人不都是巴结着自己,拼命的在自己面前来表现自己,这个男人却是如此。吉尔伽美什走到时臣的身后问道:“时臣,怎么会在这里?”

      远坂时臣手上动作一顿,皱了皱眉道:“吉尔伽美什先生,我们似乎不怎么熟的。我是在这家福利院长大的,所以工作后有时间还是会过来帮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吉尔伽美什不以为意的继续道:“原来如此,那你教教我吧,两个人的话会快一些。”远坂时臣转过身将手里装着菜种的盆子交给吉尔伽美什,“你就把种子放进打好的坑里,放三四颗就行了。我来把坑填上。”时臣说完就走到旁边拿着锄头从后面开始一个一个的将旁边的土填进坑里。看着时臣的沉默,吉尔伽美什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不禁有些憋屈,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畏手畏,不敢问这个不敢做那个的,都是因为身后的这个男人,吉尔伽美什孩子气似的转过头瞪了瞪身后的人。他和吉尔伽美什以前遇到的女人或是说男人都是不同的,他太过冷静,太过于冷淡对人对事,太过有分寸,说好听的就是优雅绅士,难听的就是冷漠无情,始终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这样的人看起来温和和顺但骨子里却是倔强的狠,宁愿玉碎不为瓦全。

      这次的相遇也是不了了之,干完活后已近黄昏,时臣收拾好东西后就离开了。吉尔伽美什则被樱子阿姨留下来吃晚饭,吉尔伽美什一想这个时候正好可以向她打听一些时臣的休息。

    “时臣啊,他应该是我当院长后福利院接收的第一个孩子吧。眼睛好漂亮啊!这是我看见时臣的第一想法,七岁的他看起来小小的,很瘦弱,脸色苍白,衣服都是旧的甚至有破洞,唯一吸引人的就是那双明亮的蓝宝石般的眼睛。后来知道他刚出院不久,车祸入院的,和爸爸妈妈出门游玩出的车祸,父母都是当场死亡的,年幼的他被护在身下才躲过一劫的。在这住下后他也很少与人交流,虽说他很乖巧有礼貌但是太过乖巧没有小孩子应有的活泼好动反而更令人担心,不过还好他虽然性格孤僻但人却很善良,聪明,大学毕业工作后一有时间就会来这帮忙,院里很多孩子都挺喜欢他的。”

     时臣他很寂寞的吧?吉尔伽美什有些疲倦的进了家门,打开冰箱拿了瓶瓶酒一口灌了下去,冰凉的酒一下子灌入喉咙让他清醒了不少,乖巧只是因为没有了包容他任性的人了,礼貌只是因为不想被人说没有家教而已,说到底只是因为怕被别人嫌麻烦不想被人嫌弃而已,时臣,时臣!


七年之痒

04.

       初春,乍暖还寒。吉尔伽美什很早便起来了,穿好衬衫扣上袖扣打好领带,选好相配的黑色阿玛尼西装,对视下镜子,将搭在额头上七分边的刘海拂上去发胶固定住,整身打扮一丝不苟干净利落,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他已经工作好几年了。这个样子被他们知道肯定又要嘲笑自己了,毕竟平常吉尔伽美什很少穿正装的。收拾妥当后便出发去了公司。今天有客户要来谈合作的项目,虽然不是什么大项目但也是他任职总经理来的第一个项目,还是留心一点比较好,毕竟在这里有很多人期盼着你出事。吉尔伽美什刚大学毕业学的是金融管理专业就是为了更好的继承家业。他知道在这将近一千人的大公司里,相互算计勾心斗角是常有的事,虽然董事长明确规定公司内部不可以恶性竞争但山高皇帝远的,只要事情没闹大都是可以瞒过去的。吉尔伽美什对这一做法没有任何不满甚至有些期待,坐山观虎斗观看的过程肯定是非常愉快的。

       到达公司后吩咐助理以及其他几个项目组员准备好所有资料到会客室等,过了二十钟后客户来了。只来了两个人,一个大概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应该是负责人,另一个是二十多岁青年神色稚嫩,穿着普通的西装但搭理的很好,普通的工薪族,应该是没工作过多长时间或是文职人员不善于打交道。虽然对对方公司没有派高层来商谈一事有些不满,但吉尔伽美什还是客客气气的介绍了自己自己团队。对方负责人也算礼貌的介绍了自己。

      看着自己的上司并没有介绍自己的打算,远坂时臣只好伸出手面带微笑向着吉尔伽美什“您好,我是远坂时臣,请多多指教。”

  ‘这个男人的声音真是好听,声线醇厚成熟低沉而充满柔情,真是性感的要命,还真是和长相不符啊。倒不是说他长的不好,相反已经算是比较出众的了,白皙的皮肤蓝宝石般的双眸,这在日本是比较罕见的,明明是一张看似很精明的面孔,但不知道为什么吉尔伽美什认为他在平时一定很迷糊,让人忍不住想欺负他。'吉尔伽美什明显的被吓了一跳,不知是因为被刚才自己所想的吓到还是被助理突然打断所吓到。

      看着对方脸上渐显的尴尬神色,看来自己愣神很久了,忙抱歉的伸出手来,“你好,我是吉尔伽美什,请多多指教。”

    两手相握,男子双手白皙指节修长分明,虽有老茧但却柔软暖暖的,不似成年男子的双手。远坂时臣有些尴尬的抽回了手,虽有不满却也不好发作,只是对眼前这名男人有一丝反感起来。吉尔伽美什看出突然抽回的手不免也有些尴尬和懊恼,今天是怎么回事?居然在工作中两次愣神,还都是因为眼前的男人。接下来的商谈很顺利,本来也就是已经谈好了,只要双方见个面确认一下合同无误后就可以签字的了。等一切完成已近中午,吉尔伽美什作为东道主邀请大家一起吃饭,时臣一下子就拒绝了,他的上司看他这么不懂人情世故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就被吉尔伽美什打断了。

    “那好看两位也是公务缠身之人,也就不做挽留了,下次有机会在一起吃个便饭。”吉尔伽美什看远坂时臣一脸不愿意的样子就知道刚才两次的愣神肯定令他有些不快,当下不敢再有其他动作,让助理送他们出了公司。

     与时臣的第一次相遇算不上美好,吉尔伽美什懊恼自己有史以来的失态,时臣也是对吉尔伽美什有些无感,如果是在其他场合时臣并不在意,但在重要场合几个人下甚是尴尬,不过幸好这个项目合同已经签订,接下来已经没有自己的事了,不会有所打交道。半个月之后,吉尔伽美什依父亲的嘱托去一家名叫“樱花”的福利院,将一年的开销费用交给樱子院长。刚下车,樱子院长和几个工作人员就走了过来。

    “吉尔,好长时间都没见到你了,阿姨挺想你的。”

      “我也挺想阿姨的,之前毕业时事情多之后又直接进去公司,一直没时间来看阿姨,阿姨不会怪我吧。”吉尔伽美什走上前轻轻的环住樱子讨好的说道,高桥樱子是已过世母亲的至交好友,两人小学、初中、高中以及大学都在同一个学校就读,人生的十六年里都是在一起的,两人的关系可想而知是多么的亲密,后来母亲认识了父亲,结婚后随父亲去了英国,两人才算是分开了,不过平常有时间还是互相飞来飞去看望的。后来母亲去世后,她便没再去过英国了,都是由父亲或是我来看望,她至今还未结婚,听父亲说好像是以前受过伤害,便对婚姻不再向往,无儿无女因此对吉尔伽美什很好,他会来日本上大学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

      高桥樱子当然知道吉尔伽美什是在撒娇,笑着说道:“怎么会呢,不过做为惩罚,吉尔今天要为阿姨干活哟。”

     “啊,不是吧?”一听到干活,吉尔伽美什就想到了两年年前随父亲前来看望樱子阿姨时,被罚干活照顾了几个小鬼几个小时,当时的自己差点疯了,虽然现在的自己脾气有所收敛成熟冷静了些但还是应付不来小孩子。看着吉尔伽美什的脸色,樱子就知道他想到了什么,好笑的说道:“这次不是让你照顾小孩子的,你放心吧,这次可是真正的干活,福利院后院不是有一个菜园子吗,现在正是播种的季节,刚好你来了就去帮忙吧,如果不会可以请别人教你。”

     吉尔伽美什连忙点了点头,深怕樱子反悔,比起照顾小鬼他宁愿去干农活,和樱子打好招呼后便径直走向后院。

 

七年之痒

03.

 

     车开出小区后,吉尔伽美什反而不知道去哪干什么了,这个时间点去風汀好像也不太合适,可也没什么地方去,于是便打定主意去風汀。“風汀”是一家高档的私人别墅会所,凭牌入场每人只能拥有一张牌,只能带一名同伴入场。占地面积非常大,内部装修各具特色,欧式的极具英伦风,日式园林以及中式的雕梁画栋,内部设施也是应有尽有,休闲娱乐集一身,美女美男美食赌博各投所好。虽然远在郊区,但其隐秘性私密性还是让达官贵人上流社会驱车而来。

     这風汀是吉尔伽美什和朋友合伙开的,除了几个知己好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吉尔伽美什连时臣都没告诉,不告诉他主要是因为这里是之前为了自己无聊的时候有个能供自己消遣的地方而开的,他可不想时臣误会自己。他出钱朋友出力,不过在朋友的操作下经营的有声有色的,每年还给自己部分的盈利金额。以前吉尔伽美什会在不上班的时候来过上几天神仙般的生活,可是认识时臣之后,就再也没去过那里了,还被那群人耻笑了好久改邪归正了。每个星期都想着办法约着时臣出门约会,那个时候时臣还没有和自己在一起,两人的关系也仅限于见过几次面的熟人,对于自己前几次的邀约都拒绝了,后来禁不住自己的死缠烂打终于同意和自己一起出去了。第一次的约会实在没什么新意,吉尔伽美什还是用了以前对付女人的招数,去名牌店买衣服然后去高档店吃饭。

     时臣从上车开始就一直拘谨别扭着,要说为什么的话,恐怕任何一个男人被另一个才见过几次面的男人纠缠了两三个月天天打电话给你,每个星期邀你出去,是人都会受不了的。“吉尔伽美什先生,我……”时臣刚开口想趁着今天将话说明白了,自己不是Gay,不喜欢男人的。“时臣,叫我吉尔,这样显得亲切些。”吉尔伽美什一边小心翼翼的倒着车一边说道,时臣租的房子是在老城区,房租便宜离目前上班的公司也挺近的,因为是在老城区所以路况不好,路狭窄还坑坑娃娃的,刚下过一场大雨,道路泥泞积水颇多。时臣刚下楼就注意到了吉尔伽美什的豪车被弄的有些糟糕,光清洗费肯定都是自己两个月的工资,一想到这个,时臣也就不打算和他争论下去。

      倒好车后刚准备踩油门,看见时臣并没有系安全带,甚是熟练的解开自己的安全带,时臣有些疑惑的看了看他,还未等他开口,便有黑影倾身而来,时臣下意识的紧闭上双眼,视觉封闭后,触觉和听觉就变得有些敏感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肩膀处勒了下去,疑惑的睁开了眼松了口气,原来是在帮自己系安全带,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他,连他呼出带着湿气的气都能感受得到,果然生的非常帅气,时臣有些脸红的想到,金发红眸高挑的身材肯定让他在这个黑发中等身高居多的国家备受欢迎,再加上显赫的身份地位,真是自己不能比的。时臣有些自知之明的垂下了眼睑不在看他。这样如此优秀的男人身边什么样女人男人没有,不用他发话就有多少女人男人想着法接近他,为什么他会找上这样毫不起眼的我?难道?时臣睁大眼睛看着离如此近的男人,想起大学时学弟绮礼对自己说的话。

       “时臣师,你以后穿白衬衫的话记得将扣子扣到最上面那个,如果是休闲服的话也要是高领的。在外面也不要喝酒,晚上也要尽早回家。”绮礼一边帮时臣打着领结一边吩咐着,抬手用大拇指摩擦着时臣的眼尾,“如果可以的话,请戴上眼镜吧。”

      “绮礼你怎么了,为什么对我说这些,我又不是小孩子会自己照顾自己的,还有啊我比你大。”时臣抬起头直直的看向绮礼,绮礼一瞬间以为自己在时臣眼中看见了大海,如同蓝宝石般闪耀着凛冽的清澈。

      “是,是。因为你看起来太好欺负的样子,想让人侵犯。”后一句话绮礼故意的在时臣的耳根处说道,惹得时臣一阵脸红,为了驱赶出自己的尴尬,有意将音量变大。“说什么胡话,虽然我是比较瘦弱但也不至于如此弱不禁风会……会被女生侵犯?”

     “也不一定是女人,男人也是可以侵犯男人的,特别是那些有钱人更喜欢玩这个,养一个男宠。”绮礼有意的将自己的音调变为低沉显得暧昧不清,待听的绮礼说完,一下子将他狠狠推开双手抱肩退了好几步,一脸被吓到的样子。看到时臣反应如此之大,绮礼有些内疚起来,虽然有些恶作剧的意思但也没想到时臣如此纯情,真是好可爱啊!

      “绮礼,抱歉。突然听到这个事情不免被吓到了。”

    “不,是我不好不该吓你的。”绮礼低着头语气诚挚的道着歉。这件事后来因为自己毕业找工作忙了起来而有所淡忘,却不想如今。

       “你在想什么?”
       “啊?”被突然打断,时臣真的被吓到了。待回过神来不免更是尴尬,吉尔伽美什一支手搭在座椅上将时臣环抱在自己的范围圈内。时臣感觉脸上的温度一下子升高了不少,脸肯定又红了。
        “别在我面前做出这种表情,会让我忍不住对你做出不好的事,时臣。”
        “什么?”
        “没什么。”吉尔伽美什颇为无奈的摸了摸时臣的头发,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厉害了,在时臣露出迷茫如小鹿般的眼神后还能忍的过去,他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好不容易把时臣约了出来要是对他做了那种事后,估计时臣会再也不理自己了。虽然他没有交过男朋友,但他知道时臣和他以前交往的女朋友是不一样的,在自己心中的感觉,心中的份量都是不一样的。吉尔伽美什想自己恐怕真的是入魔了。

七年之痒

02.

致吉尔: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肯定也知道我已经搬离了你的家,请不要生气,这是不值得的事。现在的话,我肯定是在飞往土耳其的路上,今天的阳光非常明媚,你有空的话可以将被子拿出来晾晒一天,这样晚上睡觉的时候一定是充满阳光的味道的。……抱歉,又说了多余的话。

      “哼,既然人都走了,何必再惺惺作态。”嘴里虽然说着恶劣的话,但吉尔伽美什还是打算继续看下去,他要看看时臣是作何解释的。

      这次为期一年的土耳其外调工作,是这家公司的传统。一直没有告诉你是因为自己也不确认是否有这个荣幸得到这个机会。几个月前高层决定派我前去,但我一直都在犹豫,后来我曾在睡觉时告诉过你,你在迷迷糊糊中回应了一下,之后便没在提起。想来你恐怕是忘记了,毕竟那时我们的关系已不复当年。

      吉尔伽美什揉了揉太阳穴,尝试去回忆一下时臣是否有对自己说过这个事情。那是三个月前的一天晚上,他因为应酬以及最近和时臣的关系喝了很多酒,踉踉跄跄回到家后,屋里一片漆黑更是让他烦躁。以前不管自己多晚回家,客厅里都会有一处亮光,那是时臣边看书边在等他或是他已在沙发上熟睡但至少开着灯欢迎自己回来。他会轻手轻脚的走到时臣的身边,甚是迷恋的轻抚着他的脸颊或是轻轻的拥吻他,一般这个时候,时臣都会回应自己,无论是在梦中还是迷糊中。在将近七年的生活中,他清楚自己的气味,清楚和自己亲吻的感觉。如果自己有意进行下去,他也是不会拒绝的,对于做爱除了刚开始的几次推脱外,时臣都是无条件的满足自己。一想到之前的甜蜜,吉尔伽美什更是气恼,一边脱去繁杂的西装衬衫一边大叫着时臣的名字。时臣一向浅眠,自己这样大声嚷嚷他肯定会醒,既然自己不好过他也别想好过,吉尔伽美什极其恶劣的想到。果不其然,等自己脱光上身的时候,卧室的门被打开了,时臣一脸担心的向自己走来,吉尔伽美什心中踊跃出极大的愉悦感,他很喜欢时臣因为自己着急担心的表情,说他任性也好,恶趣味也好,但至少说明自己在他心中很是重要。

       故作要摔倒的样子让时臣加大了一步的距离,一下子接住了他。较强的冲击让时臣后退了几步才有惊无险的稳住身形,而吉尔伽美什却因此产生醉酒的不适感。“吉尔,我先带你去洗澡,洗好后再去睡觉,好吗?”时臣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哄小孩子般说道,还未等自己回答便“哇”的吐了时臣一身,然后便不省人事。

      时臣有些无奈的看了看吐了自己一身的人,酒气冲天强忍着不适,一支手环抱住吉尔伽美什,一支手拉开腰带,丝质睡衣一下子滑了下来露出半个左肩。一支手有些艰难的退下了睡衣,幸好吉尔伽美什已是不省人事,不然自己这个样子该有多难为情,想想便红了脸,虽然对于做爱时臣从来没有拒绝过,但每次都还是会脸红。将他打横抱起走向浴室,虽然个子比吉尔伽美什矮一些,身体也瘦弱一些,好在高中大学都做过体力活,力气还是有的。脱去裤子慢慢的把他放到睡觉前准备好的洗澡水中,还好还是热的,其实时臣也只是在吉尔伽美什到家的前五分钟上的床。拿过架子上的毛巾,时臣一脚跨进浴缸里来到吉尔伽美什身后让他更舒服的靠着自己,轻轻的帮他清洗身体,偌大的浴室只有哗哗地水声,时臣脸涨的通红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虽然也曾帮吉尔清洗过但那是在他清醒的时候,像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不免觉得很是难为情。不过幸好他没醒过来,不过像这样都没醒,看来真的是累了。将他放到床上盖好被子,随便穿了件睡衣将客厅打扫干净,窗户开了条缝让新鲜空气进来,到了早上应该就没有酒味了。

       等一切收拾好已是凌晨三时了,轻轻的爬上床钻到他的怀中,一支手搂着腰轻声说道:“吉尔,再过几个月我就要去土耳其了,是公司今天决定下来的,交接手续,那边的住房问题也都在处理中,再过几个月你就可以摆脱我了,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想来当时自己好像只是嘟囔了一声就再次进入了梦乡。

       “原来那时候,他就准备离开自己了。自己却像傻瓜一样整天为两人的关系而感到苦恼,走就走,谁怕谁啊?”吉尔伽美什一下子将信拍在桌子上,没有看下去的打算。起身找出垃圾袋将所有有关时臣的东西一股脑的扔进垃圾袋,包括早餐包括信。想了想还是将信从垃圾袋里拿了出来扔在了桌上,便出门了。随手将垃圾丢在了屋前的垃圾堆积处,便开车走了。

七年之痒

   01.

 

 

黑暗中吉尔伽美什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习惯性的摸了摸旁边,却有些出乎意料的摸到了柔软的被单,已是冰凉的。他大声叫了声“时臣”却没有人应答,一下子慌的爬了起来,拿过床头柜子上的手机,屏幕上显示已经是早上九点了。
    难道时臣已经出门了吗?吉尔伽美什晃晃悠悠的爬了起来,拉开黑色天鹅绒的窗帘。突然的强光,让他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被刺个正着,生理性的泪水一下子流了出来。他突然想起,因为工作和准备早餐的的原因,时臣总是比自己起的早四十分钟。他会先刷牙洗脸,然后帮自己也挤好牙膏放在那里,然后去厨房准备早餐。时臣是日本人,所以喜欢日式的,而自己更喜欢西式的,因为迁就自己,所以一般会做西式早餐,久而久之他早上也变得吃西式的了。吉尔伽美什想了想,今早时臣会准备什么早餐呢?爱心煎蛋,德国香肠配上黄油面包片,肯定还有一杯牛奶的,他很清楚自己的口味的。
    趁着烤面包的时间,时臣会先来卧室来拉开窗帘,打开窗户让新鲜的空气进入后,然后叫自己起床的。一般情况下,第一次时自己是不会醒的,最多拉过被子翻个身。这时时臣声调就会变大“吉尔,起床了,会迟到的。”自己还是不愿睁开眼睛,之后时臣会给自己下最后一个通牒,“吉尔,再不起来的话,我就不等你一起吃早餐,先去上班了。”听到这句话的自己,一定就会起来的。记得时臣答应搬过来和自己一起住的时候,自己曾许诺过,以后一定每天都会陪时臣一起吃他做的早餐,不会再让他一个人的。
    翻过身,有些艰难的举着双手,时臣就会过来拉自己,然后我就会耍懒般的把他也拉倒在床上,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嘟着嘴巴凑上去“早安吻。”
    时臣笑了笑,乖乖的亲了亲他,双手环住他,慢慢的将自己拉了起来。之后会铺好被子,去厨房将早餐放在餐桌上,等着自己一起吃,然后两人会互喂东西吃,聊一聊工作上的趣事。之后会开车先送他去公司,然后再回公司上班。一开始时臣是不同意,怕耽误自己的时间,他是说了多少好话,才让他同意的。想和他多呆一分钟也好,想让他更依赖自己。可是最近这半年,两人一同吃早餐的次数屈指可数,一同上班的次数也是一样,每天早上醒来时臣早已去上班了,打车或乘坐地铁。晚上回家时,他也早已经睡下了,两人都是同床异梦。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吉尔伽美什抵在窗户上,紧紧的抓着窗帘,白皙的手上青筋突起。

    这窗帘是当年时臣搬过来和自己住时,两人一起去商场选的。时臣考虑到他的品味,选择了英伦风米白色镶金调的,而自己则坚持买黑色天鹅绒的,时臣一向浅眠,一点点亮光都可能睡不着。为什么我们这么互相为对方着想,这么相爱,还会变成这样?

    难道?黑暗中,深藏在心底的不安意识渐渐明朗起来,难道他从未爱过我?

   “哼,呵呵。”吉尔伽美什冷笑起来,是的,时臣不爱自己。当初答应自己交往的请求只不过是自己太过死缠烂打不好拒绝,答应自己搬过来住的请求是因为可以有人陪他一起吃早餐,可以和他说话,让他不再那么孤独。这样的人,是谁都可以,而自己刚好在那时候满足了他的需要。他会满足自己所有的要求,任性的,无理的,甚至在床上不管自己怎么的逗弄,尝试各种羞耻的姿势都不会拒绝自己,但和他在一起的七年里,他从未主动说过”我爱你“,也从未在我说我爱你时回应过自己。他从未爱过自己,又怎么可能会说呢?“该死的时臣,你竟敢如此对我,啊!”大手一挥,整个的天鹅绒窗帘被扯了下来,顷刻强烈的阳光全部照射进来,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不知道是生理性的还是情感上的。吉尔伽美什拿起床头的手机拨通了时臣的号码,刚准备开口质问,却传来了甜美的女声:您好,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播……“他气愤的将手机摔在了地上,嘴里念念有词”该死的时臣,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关机,想好将会受到怎样的惩罚了吧。“

     他快速走到占了房间三分之一长度的衣柜前,”唰“地一下打开了门,睁大的双眼看着明显空出三分之一的地方,那是时臣挂衣服的地方。打开旁边的鞋柜,时臣最常穿的三双鞋子也不见了。吉尔伽美什嘴里不停的咒骂着,手却有些颤抖打开床头的柜子,那是两人放重要东西的地方,包括两人的存折,户口本以及护照,而现在里面只剩下吉尔伽美什的了。时臣他终于认清了自己的想法,他不爱吉尔伽美什,所以他逃跑了。认识到这一点的吉尔伽美什完全蒙了,他有想过两人会分开,但绝对不是时臣离开,也许自己会在某一天果断对时臣说’我已经厌倦你了,我们分手吧。时臣则会哭着求自己不要分 手,没想到到最后放不下的人只有自己。他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被甩,他要找到时臣,他要他受到应有的惩罚。于是他捡起地上的手机打给了绮礼,他是时臣除了吉尔伽美什外在这座城市唯一的朋友了,他一定知道时臣去了哪里。

     ”绮礼,时臣去哪了,快告诉我?“吉尔伽美什急切的问道。

    ”吉尔伽美什,看来时臣师说的没错。我甚是庆幸时臣师离开了你,我是不会告诉你时臣师去哪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说完立即挂了电话,不让吉尔伽美什说一句话。他隐隐觉得时臣好像对他说过一些事情,可就是想不起来了。他径直走向餐桌,今天的早餐是六分熟牛排,配上新鲜的水果和一点意面,加上一杯加奶咖啡。他记得昨晚搂着时臣睡觉时,他曾说过明早想吃六分熟牛排,配上新鲜的水果和一点意面,加上一杯加奶咖啡。”真是可笑,既然要滚就给我滚远一些。“他有些气愤的将咖啡杯打翻,咖啡一下子在白色的餐桌上晕染开了。这时候吉尔伽美什才看见桌上的几张信纸,他有些期待的将纸拿了起来,是时臣的笔迹。

 

© 大魔王 | Powered by LOFTER